生末

聊表一时意

【楼诚】【A Perfect Kiss】【Guest of Methodology】

人可以有无法克服的偏见,但法律不可以有,这应当是我们努力追求的方向
泪目

大灰狼的宝贝兔:

 本文为雨柠太太《方法论》的Guest文

我自己很喜欢这个故事,但不晓得为么子,我的喜欢和大家的喜欢总是合不上拍盒盒盒盒盒,希望你们也会喜欢这个故事嘤嘤,喜欢我们的明小律师

周末愉快

 

A Perfect Kiss

 

海市大概容不下所谓“非精神层面的无所事事”,忙碌才是通行且最受欢迎的标签,当然这并不意味着行为和意识有了充分协商一致的配合。恰恰相反,它们总是背道而驰。于是焦虑毫不意外地成为普遍性排名第二的tag。所以,人们常常分辨不清,或者无法百分百确定,上班路上被擦身而过且风风火火的某男或某女撞了一下,手里的星巴克内晃出的暖棕色液体甩上了衬衫前襟,是一件彻底的坏事,还是,值得商榷的好事。至少,它为了你提供一点点不同,还有pantry内的小小谈资,让你的抱怨显得不是那么深邃冷僻以及生人勿进。

 

见的案子越多,明律师越发理解“工作是谋生的手段”和“劳动是劳动者的权利”之间的关系,以及,“弱/势/群/体”的概念也丰富了不少。鉴于A所在海市的业内地位和名气,作为职业律师他服务的对象主要还是资方。不过每年年底行政部写总结的时候,写到“社会责任”的part,倒是会马上想到明律师,去跟他要个法援案件的数据。见过几次被“小白兔”耍得团团转的雇主之后,他归纳了仅针对公司HR的法律指南,原来某些公司的法律事务部和HR的合作,真得仅限于格式合同和诉讼仲裁。嗯,把这份材料提供给明达的董事长,不算假公济私吧,毕竟那是他个人的智力成果,根据我国的著作权法,其权利归属于,明诚先生。

 

 

如果按照他的第一反应,他并不想接方晓砼的case。倒也不是因为对方的做派略有些不靠谱,在核心商业区的停车位开个车门完全不看四周,差点怼到步行的明律师。主要是,他很忙,不是很想陪着这位养尊处优吃穿不愁的年轻女士,过一把与老东家对簿公堂的瘾。仲裁裁决写得简明扼要,方女士严重违反万海公司的规章制度,虽然劳动者本人处于孕期,但依据劳动合同法第四十二条,阻却用人单位行使单方解除权的仅限于第四十条无过失性辞退和第四十一条经济性裁员,而不适用于第三十九条的过失性辞退。以他一目十行的功力,简单地扫过材料,他初步认为万海做得没什么问题。

 

 

“可以帮我做一杯咖啡吗?”方晓砼在会客桌的下面对手指。

明律师的眼睛从材料里抬起来并微微睁大了些,似乎是在确认对方的请求。她朝他点点头,又指指他面前的那个马克杯,“好香,馋死我了。”好像这是明诚的错。

“方小姐,根据我目前看到的【晃晃手里的材料】,您好像是一位孕妇,不建议您喝咖啡,或者其他含有咖啡因的饮料。”

“我知道,可是,真得好想喝啊。”

明诚被这突如其来的撒娇搞得有些不舒服。他抬腕看看表,离下一个客户约的电话会还有不到半小时。

“我不喝,闻闻可以吗,明律师?求你了。”

有些无奈,又无法完全拉下脸来,只得点点头,起身向茶水间的方向。

“内个,美式,拉个花,要特萌特萌的那种,这样我就舍不得喝了哟。”

 

美式拉哪门子花!

 

明律师对着咖啡机笑着摇头。手里的拿铁似乎奶味远大于其他的元素,他划拉了三五下,就这样吧,又像狗又像猫的,丑得要命。

 

方晓砼接过沉甸甸的卡通杯就wow了一声,“这是猫还是狗啊?”

明诚习惯性地舌尖滑出双唇舔舔又迅速收回,作为客户能不能不那么犀利。“是,HelloKitty。”他笃定地回答。

 

 

她用力吸着面前那杯饮品的气味,样子有些滑稽,“HelloKitty”的脸缘受气流力的影响而更加扭曲变形,终于分不清是什么动物了。“明律师,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坚持打这个官司吗?”

 

明诚没有马上回答。

 

“是为了我的宝宝。我希望他知道,妈妈是一个有所坚持的人。我并不在意万海这份工作,我介意的是,他们解雇我的理由。”

+++

 

 

自从明楼回明达接了大姐的班,最幸福的人俨然是王天风。既不用和千古难题大舅哥同处一楼的工作,回家还能吃上正宗的家庭料理。而明楼公寓里的双开门冰箱每周会换一批新鲜蔬菜和水果,郁闷的是,保鲜袋里的水珠都自行嘀嗒了,也没人注意到。他们时常顾不上好好做顿饭吃。到了周末,一股脑丢进火锅里,打死不能浪费。明律师会监督明董事长好好吃完。

 

明诚通常不会把工作带回家,而明楼也是,但是切磋讨论问题并不在此列。而明律师今晚提出的问题,挺有趣的。

 

在明楼被他吻得气息将乱不乱之际,明诚突然松开嘴,把舌头退出来,紧接着问了一句:“你觉得这淫//秽吗?色//情吗?”

 

明楼愣了。一秒钟之后,他非常想把俩人的腰带都解了。

 

“等等,我先去回个电话。”

“诶,你……”

 

从前的明小律师,现在的明律师,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

+++

 

 

万海并不重视这个诉讼,没有委托律师,而是派出了公司的一个法务和一个HR,走公民代理。合议庭除了主审外,另外两个都是人民陪审员。

 

根据万海公司的《员工手册》和《使用公司互联网的相关管理规定》,“严禁员工利用公司局域网对内或对外传输,包含淫//秽//色//情等违反国家法律法规、政策、公序良俗的内容,其形式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等。”以及,“工作时间,严禁利用公司局域网传输与工作内容无关的,纯个人娱乐性质的信息,影响本人和他人工作。”每一份劳动合同中都有这么一个条款,“乙方违反甲方规章制度中的禁止性规定的,甲方享有单方解除本劳动合同的权利,且不涉及任何形式的经济补偿。”

 

万海公司主张,方晓砼在工作时间,利用公司网络向其他同事发送包含淫//秽//色//情内容的视频短片,严重违反公司规章制度,影响本人及他人的正常工作,因此单方解除劳动合同。

 

视频短片的名字叫A better kiss,三分钟不到的时间,蒙太奇式地描述了一对男性的同//性伴侣从年轻至年老的几个阶段,以不同年龄段的几个吻串联,年轻时的激情法式,中年时的额头相抵双唇久久相触,老年时在夕阳下轻啄对方的面颊。

 

 

关于之前劳动仲裁的情况,被他的委托人,活泼的孕妇——明诚私下里这么称呼她,描述得像一张简笔画。方晓砼代理自己参加了仲裁程序,就像猪八戒吃人参果一样,还没搞清楚关窍在哪,结束了。似乎大概好像,仲裁员询问了她是否在工作期间发送了被申请人出示的视频给同事,她应该直接表示了肯定,至于后面竭力想表达的视频内容完全是关于爱的温柔云云,别人听没听清,就不得而知了。有点无意的草率和故意的糊涂。

 

 

 

第一次庭审其实是预开庭,这并不是必备程序,各地方基层法院做法不一,最主要的功能是交换证据。看得出主审并不想这个案子进入实质审理阶段,一开始就绕过已取得特别授权的律师直接询问当事人,是否愿意调解。方晓砼仪式感很强地摇摇头,幅度有点儿大,重重且声音略高地说出“不撤诉,不调解”。法官皱了下眉,不太明显地用鼻子出了口气。明诚看她一眼,轻轻地问了句“要喇叭么”。好歹懂事了一回,没有当场大笑。

 

 

原告方提供的证据包括:1、劳动合同,用于证明原被告双方之间的劳动合同关系;2、单方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用于证明被告单方解除劳动合同及其理由;3、万海公司员工手册及相关管理制度,用于证明被告相关管理要求,其中包括使用局域网的要求,以及工作时间与休息时间的划分,午休时间为中午12点至下午1点;4、被告在单方解除通知书中所指的原告发送的含有违反公司规章制度内容的邮件,邮件无正文,附件为一个短视频,用于证明相关内容不含有任何淫秽色情信息,不违反国家法律法规公序良俗;5、证据4中邮件的发送记录,某月某日,显示具体的发送时间为12:59分,用于证明相关邮件系在休息时间发送;6、证据4中所发邮件的接收方袁某的一份证人证言,证明原告在向其发送该封邮件时,其本人正在出差,直至当天晚上才有空点开该邮件的附件,即不存在影响收件人工作的情形。

 

而被告方的证据是原告证据的1至3,只是顺序上2和3对调了一下,以及一份视频,经过现场播放,与原告证据4的附件内容相同。虽然以上证据的证明目的,双方完全是相反的。

 

 

万海法律事务部的同事一脸被旁边HR坑了的苦大仇深表情,在全面质疑原告证据5和6的三性之后,向合议庭提出了质证环节暂时中止的建议和申请,表示公司内部需要核实一些情况。而原告律师则当庭提出了证据保全的申请。

 

方晓砼的公司邮箱根据公司信息管理的规定,在员工离职后予以保留半年,以备相关邮件的查阅,但信息部有责任对相关密码进行修改。然而不成文的潜规则是,除了研发部和市场部的人员之外,特别是像方晓砼这样行政部门的人员,压根没人上心。果然,邮箱仍然可以登录。明诚当然不会去保全当事人自己留存邮箱里的内容,他申请的,是保全收件人袁某邮箱内的相关邮件及查阅记录。

 

如果视频本身的性质没问题,那过失性解除就不成立。明诚在质证环节先把另一个可能争议的问题堵住了,不存在工作时间影响工作的问题。他不希望赢了“实质”,而纰漏出在某些“程序”细节上。而对于是否能赢得“实质”,谁知道呢。

+++

 

 

明楼离开A所后,明诚自己独立出庭了无数次,他都没去观摩过,明律师也从不邀请他。可就像了解自己那样了解对方,他深谙明诚的风格,没有太多花里胡哨的东西,也不走捷径,策略上倾向于设置多道防线,但绝不画蛇添足,而是重点突出。

 

可眼下这个case,明楼察觉出一些不一样,当事人的诉讼请求是将用人单位的单方解除改为双方协商一致解除,并且被告向其赔礼道歉,不涉及一分钱的赔偿,可明诚似乎比以往的任何一件案子,都怕输。

 

有些心疼,可并不想出言宽慰。他当然有能力花点心思,让对方心甘情愿地倾诉一下,可在明楼看来,这种交流几乎是带有一点强迫性质的。明诚不需要那些。也许从小到大,他都是一个异类,对于这种感觉他既习惯又本能地抵触。所以明楼只是吻遍他全身上下,一次次地索取,同时给予。完全不管明律师其实白天在所里累了一天了。

+++

 

 

再次开庭是在一个星期之后。另外,对方的出庭人换成了专业律师。

 

合议庭归纳的两个争议焦点,一个很快就“胜负”分明了,方晓砼系在休息时间发送的与工作无关的邮件,且客观上没有影响本人和他人工作,因此并不违反公司的“关于在工作时间传输与工作无关信息”的管理规定。

 

而另一个焦点,没有所谓的时间限定,任何时间传输都属于违规,翻译一下就是,含有一对同性恋人三个吻的小视频,是否属于淫//秽//色//情,是否违反法律法规或者政策,以及是否违反,所谓的公序良俗?

 

 

 

法庭辩论的精要大概从来都不在于慷慨激昂。绝大部分案件的庭审现场,在绝大部分外行人以及很大比例的内行人眼里,都是沉闷无趣的。此时此刻,坐在审判席上的主审法官,心情不是太好。他不想打断原告律师的辩论意见,虽然他随时可以这么做。而促使他给了明诚充分的阐述时间的唯一动因是,庭审结束后以原告的论点论据去压被告主动和解,全面满足诉求,换来撤诉。这样一个案件,不管怎么认定,以及一旦上诉,都会带来巨大的压力。一个小小的基层法院,无意中一脚踩入风暴眼,好险。

 

明诚捕捉到了主审的情绪和意图,可他已经不会因为这个感到沮丧了。

 

 

不管外面的世界多精彩,多残酷,我们始终尊重自己的心。写着这句话的明信片曾穿着黑色邮戳以最传统的方式跨过太平洋,带着他的爱奔向他爱的人。开庭的前一晚,明楼从背后拥着他耳语。我们始终尊重自己的心。这就够了。

 

 

坐在原告席发言的时候,明律师后背挺得笔直,几乎有点儿反人类。他不是紧张,他习惯了。不管是从前被动的去做一个异类,还是后来主动的选择,他都挺直腰板去面对。而他身边的方晓砼努力让自己的小腹更加前倾,她想让宝宝听得更清楚一点,她甚至期待神迹的出现,比如,她的宝宝可以像她一样,在多年以后,还能一字不差地背诵出那段“最后陈述”,虽然那些话听上去似乎很平淡,不管是内容还是语调,虽然平时她是那么一个马里马虎,号称只有七秒钟记忆的姑娘。

 

 

没有任何证据能够证明题述视频的内容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任何一条成文法,而即便参照认定标准最为严格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六十七条之规定,也不能得出该视频内容属于淫//秽//色//情范畴的结论,以上是显而易见的。原告方认为,任何一个公民都有义务维护社会公共秩序和善良风俗,但是,不管在哪一个时代,不管公序良俗的内涵和外延如何变化,任何一个自然人,都不应当仅仅因为某种自然的、天赋的选择,而丧失平等地站在法律面前的机会。正常程度和范围内的同//性之吻,正如视频中呈现的那样,其性质和异性之吻一样,是爱的合理表达。任何时候,合理的、存在于人与人之间的,真诚的关于爱的表达,也都不应视为违反公序良俗。人可以有无法克服的偏见,但法律不可以。至少,这应当是我们努力追求的方向。

 

以上,请合议庭依法支持原告方的全部诉讼请求。陈述完毕。

+++

 

 

这个时节的海市,雨总是说下就下。C大男寝和教学楼之间的梧桐林荫路曾无数次地充当他的雨伞,可雨滴总能找到缝隙穿过树叶沾上他的头发,大概是因为太喜欢他。甩头的模样像极了抖毛的猫咪,貌似锋利的爪子和不安从来都藏在深处的眼睛。对于明楼动辄花几大百买把伞的行为,他一向嗤之以鼻。而此时,那人正沿着白色的台阶不疾不徐地朝自己走来,很稳的步伐,很稳地收起伞叶。

 

明诚觉得,那是他们相爱以来,最好的一个吻。

 

End~

评论

热度(2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