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末

聊表一时意

表白:口罩老师《别日何易》

如题,一篇表白文

刷了半年的文,被震撼被折服那么多次,可因为文笔不行,就都默默的憋心里去了。然而,因为考试去不了Only展,非常怨念,左右不了考试,但是表个白我还是说了算的(明长官脸)

《别日何易》就在手边,所以,先从口罩老师 @mockmockmock 开始

文笔渣,表达能力差,逻辑废,还有各种摘抄,口罩老师可以尽情嫌弃(反正您嫌弃我也表白完了)hahahaha~~

以上

 

 

《别日》这本书总给人一种非常广的感觉,可是由于口罩老师温柔的笔触以及贯穿始终的楼诚日常,所以又并不觉遥远,仿佛家国大地山川万里都在脚下,读起来总是有很深的亲切感。

 

最初读《别日》时,口罩老师刚写到南京,青年明楼和半大青年的明诚在船头与石头城相对而立,静默良久后,明楼唱“精魂显,大招声逐海天远”,明诚在歌声中看到那些死去的或不知踪迹的人,两个人一起无声的落泪。 

而我对着手机,和他们一起落泪——不知缘由,不可控制。或许是因为他们的静默,或许是因为明诚忆起的那些逝去的人,亦或者是因为那首曲子。

也就因为此,我始终无法忘却这一段。而等到后来看完了正文再回头看时,才发现,这大概就像个开始,他们隐晦的对后来坚持了一生的东西做了个沉默的意会的交流。

所以,看口罩老师的文,像是看人做刺绣,单看那一针一线,细细密密的美丽,勾你的视线不自觉的跟着走,走着走着,待想起回头去看时,才蓦然发现万千气象就那么给不动声色的带出来了。

《别日》里动人之处数不胜数,比如大哥砸报社大姐闹南京,比如糖粥,比如楼诚上海话的打赌等等等等,而还有一个让我十分颤动难以等闲的片段是1932年巴黎篇的最后,楼陈二人以共产主义者的身份的接头。

在一张靠窗的桌子旁,明诚看见一个背影,他的面前摊着一本书。

他蓦地镇定了下来,实则眩晕和狂喜像飓风过境般袭击了他。

......

听到脚步声,他亲爱的同志转过身,对他微笑:“‘于浩歌狂热之际中寒;于天上看见深渊。于一切眼中看见无所有;于无所希望中得救。’明诚同志,下午好。”

在这里我也和明诚一样被眩晕和狂喜袭击,止不住的颤栗,眼泪像断线的珠子,还管不住嘴角的傻笑。嗯,一切总算回到最原有的样子,这才是他们的最熟悉最习惯的状态。像是卫星找回轨道,游子跋涉万里回到故园,他们终于找回最完整的彼此,此后山高水险,有你并肩。

 

以前看书看文,专在一个“闲”字,只关风月。可是《别日》这本书最打动我的却是主义、信仰和情怀,那些怀着一腔热血为光明为未来义无反顾奔赴死地的有名的无名的革命者们如一颗钉子般锥进了心里,让我止不住的颤抖。口罩老师用最温柔的语气,和岁月静好的日常,借着楼诚的经历,把信仰的力量,梦想的苏维埃,战争之下硝烟弥漫中的沉沦与救赎的灵魂深刻又悄然的展现在了读者面前。

而这些都是安静而热烈的。我们分明感觉到力量,却听不到呐喊——信仰无时无刻不在,楼诚也一生都在为之努力,随时可以为之牺牲一切,但这一切是早已融入骨血成为生命的一部分的,像吃饭喝水呼吸般自然。所以我们看到的信仰不再是一个高高在上无法企及的符号,而是那些革命者的一言一语一思一念。对于信仰和生活的感受,我始终无法清晰言表,然而七七老师非常厉害,她说:“《别日何易》里深沉的家国情怀,最终却指向的是超越国界的博大想象,连带着那些琐碎平易的生活细节,也带上了温柔而超越的光芒。”

 

接下来说楼诚的爱情,这个我反而没啥要说的,因为口罩老师笔下的楼诚太美好了啊,我除了瞎激动傻笑外,实在不知道说什么,而美人赠我蒙汗药太太也说的太好,导致后来我一想俩人的恋爱,美人太太的评语就从脑子了跳出来了,所以我就又摘抄来了“所有的恋爱片段都像明亮、高亢、悲凉的歌剧咏叹调,像山雨欲来前庭中哀极艳极的花朵。底色却是老木头那样的温厚。这温厚是有光的,是明楼和明诚眼里的光,坚定淡然:是知悉自己天命的人们共有的目光,足以对抗一切遗忘和流变。“

 

嗯,就到这吧~虽然我还有一堆想说的,可是啥也说不出来,我这语言能力也是没救了,就因为这个,所以才一直怂着,就在打字的时候,翻了翻《别日何易》,差点又怂的放弃了,呃(扶额)

顺便表白一下太太的《AYLI》,我看这个故事的时候就只有三个状态:

1. 如果我在床上,就傻笑着左右翻腾(我想打滚来着,但是学校床太小,滚不来)

2. 如果我在教室,就对着手机痴汉笑

3.如果我在地上,就傻笑着转来转去

真的是太甜了呀,人心都要跟着化了。

 

 

 

 

 

评论(12)

热度(40)